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奇闻趣事 >

刘锐:游走考古学家

时间:2021-02-13 21:30:35 来源:网络

秦汉时期的奎阳县,商阳变了。在西安市鄢良区,一个突出的口号展示了这里辉煌的过去--这里是秦人复兴、体制改革、走向强盛统一的地方,也是秦汉建筑文明和制度文明的重要起点。在西安的另一端,位于西郊的昆明池遗址正在进行秦汉民族水利迄今规模最大的考古工程。

刘锐对这两个地方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几乎每天都在两地来回奔波,风雨交加。两地相距遥远,值得每天来回奔波吗?

值得!刘锐的回答又脆又脆。

刘锐在考古队的临时地点。

刘锐的新年贺词。

刘锐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员,同时也是阿夫公和上林元考古小组的组长,负责橡树阳城遗址和昆明池遗址的考古工作。多年来,我的工作一直是在不同考古发掘之间来回奔走。1月21日,在昆明湖附近的一个临时大院里,刘锐开始了他的谈话,回忆起了2020年的考古时代。

受疫情影响,杨城橡树遗址的大田挖掘工作直到去年6月才恢复,与昆明池址几乎同时进行挖掘。刘锐说:每天7点以上,我先到昆明游泳池现场安排工作任务,了解挖掘情况,11点多到朝阳市工地,及时处理新情况和发现,下午返回昆明湖遗址。

收获并不小。此外,经过几年前的积累,阳城橡树遗址出土文物5900多件,整理工作基本完成。目前,仅资料整理就形成了三部专著:泉阳陶文、曲阳瓦当和橡杨考古发现研究。打开橡树杨涛文,指着云线、动物线宫字瓦当图片,刘锐说:这两个瓦东出土满是泥土,我们用刷子清理了一下,偶然发现上面有字,最早出现在瓦东的文字被推进到战国中期。

1月底,曲阳市遗址3号古城发掘区北侧回填工作完成后,阳城橡木遗址的年度发掘工作告一段落。刘锐也可以喘口气,集中精力整理考古资料。

自2017年橡阳城遗址被选为十大考古发现以来,先后出土了重要的宫殿建筑、配套设施和生活用具,为学术界思考汉代继承秦制等重要命题提供了大量新材料。

整理材料不容易。考古学家有句俗语:一年内挖掘,三年后整理。在考古队的临时遗址--一所废弃的农村小学,教室变成了临时资料室,原始信息已经堆积起来,新的信息仍在源源不断地涌入。

今年,我们的考古队不仅将推出秦汉栎阳城:1980-2018年考古工作报告(I)昆明池考古发现与研究,而且基本完成了中国东马房遗址、中威桥遗址等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考古报告,并出版了上林法院考古发现与研究。刘锐坚定地说:陕西对周、秦、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来说太重要了,值得研究的地方太多了。我所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