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

八大山人的《松鹤图》

时间:2020-07-21 19:30:08 来源:网络

清·八大山人宋学图

广西二零一三春摄号299万元

八台山人的“宋学图”

整理编辑_《当代国画》

文章来源_互联网

这本《宋学图》出自清初四僧之一的八台山人之手。从《八大山人写字》中两个“八”字来看,可知此幅是八大山人70岁以后所作。

八大花鸟画受明末大师花鸟代表人物徐渭(1521-1593)的影响;山水深受董其昌(1555-1636)的影响,追随黄公望(1269-1354)、倪瓒(1301-1374)的道路,却完全没有以往文人画中平和明洁的格调。

他的作品在寂寞荒凉的意境中散发出雄浑简约的气息,花鸟画也是如此。八代这一时期的作品已经看不到其早期作品中的夸张和狂放,往往给人一种冷峻、沉寂的感觉。

花鸟画异花科多以花草,树木,家禽,虫鱼等为描写对象,常以物寓意。从《诗经》开始,中国就有把花和鸟装进人的传统。屈原更把香草比作德君子。继承了这个传统的花鸟画。表面上画了一堆竹子,花枝和一只鸟。实际上往往有友谊。

这部《宋学图》的作者八大山人,因清朝的建立而亡国,家破人亡,昔日的王孙变,成了落白的遗民。从那幅画中可以看出所表现出来的痛苦和挣扎。画鱼和鸟,都是“白眼对人,蓝眼对天”,似乎含着元奴之气。

这本《宋学图》描绘了老松下鹤独自站在山坡上的怪石上。铅笔简单意义宽广,画面布局简洁简洁,石块、树的连接和组合,讲究曲折的流动变化,虚空的布局,使空间显得圆润。笔墨简略,摘取松果园。

怪石由几笔彩绘出轮廓,兼以淡墨擦拭污垢,宋简亦用此画法写成。石块形体厚而圆,守法相当,瘦而不薄,淡而不薄,自然有苍白清逸之美。

画面上方的松枝,枝干有力,用干笔和淡墨写成,枝条像鹿角一样分叉,枝繁叶茂,一片荒老的景象。

在鹤的描述上,鹤在一大片土地上留下了白色,鹤颈、鹤尾和鹤腿用宽笔和墨书写,鹤用干笔很浅的墨色稍稍点缀,表现出鹤羽蓬松的质感,鹤头的描绘较为细腻,可谓是点睛之笔。

鹤眼自然是八大典型的“白眼诗男”形象。八代对宋道非常讲究,他的一条一木着眼于布局上的地位和气势,非常奇巧,这一特点在这幅图上表现得特别明显。

画心大量留白,鹤的回数与松枝的低弯相吻合,画面充满张力,充满动感。

松鹤组合是八大毛笔的常客。仅在上海博物馆里就有两幅八大松树和鹤组合的绘画相博收藏,这两幅八大松树的构图、物象、笔墨都与此非常相似。其中一幅鹤的动态和笔法与这幅一模一样。

清、周贵松学图面本水墨

样式中的“八”字用两分写,可见两幅上葫芦也是八大七十岁以后的作品这一时期是八大艺术的鼎盛时期,佳作层出不穷,这部《宋学图》就是这一时期的又一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