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拿狙击*的他成了特警队里的“*锁匠”

2021-12-29 06:56:51 文章来源:网络

郑晓飞工作照

前两天,永康市**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郑晓飞获得了一份新荣誉——**流通行业管理政研会锁匠管理中心颁发的“**锁匠”证书。

一个从警近30年,曾经拿着狙击**的**,是如何成为“锁匠”的?

生**瞬间

1992年,从成都体育学院毕业后,郑晓飞加入了公安队伍。1997年1月,他主动申请调入巡特警大队。如愿当上公安特警后,他不仅成为金华市**早一批狙击手,拿下射击等多项比武冠军,还成长为全市屈指可数的谈判专家之一,参与过谈判上百起,无一起失误。

“晓飞非常热爱公安特警岗位,其间,他从大队长的岗位调到派出所当所长,做了3年所长又主动申请回到巡特警担任副大队长。他行事果敢、**中有细,遇到困局也从不轻言放弃。”永康市**巡特警大队教导员卢杰说。

“既然当了**,总是要面对危险,关键在于如何破局。”说起往事,郑晓飞总是轻描淡写。而事实上,那些都是生**瞬间。

有一次,郑晓飞离**亡只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那是1995年的一个深**,郑晓飞和同事追击一起恶**团伙抢劫案的嫌疑人。当嫌疑人们纷纷躲进一栋偏僻废弃的楼房时,郑晓飞毫不犹豫地率先冲了进去。

一名年轻的歹徒在其他歹徒跳窗逃离后,突然转身,在间隔不到3米的位置,举起菜刀狠狠地向郑晓飞砍了过来。郑晓飞反应神速,一个侧身躲过,菜刀离他的脑袋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紧接着,他一脚撂倒了对方,在对方再次袭击前果断开**击中其腿部。那一晚,抓捕行动果断迅速,所有歹徒都被成功制服。

“**锁匠”

在长期的特警工作中,郑晓飞发现,防盗门锁成为警方救援、抓捕等突击行动中的“拦路虎”。有时,因为**师傅未能及时打开门锁,结果导致行动遇阻。

永康是“**门都”“**工具之都”,永康公安决定好好利用这得天独厚的区域产业优势,于2016年3月在巡特警大队成立了防盗门窗破拆战术研究中心。郑晓飞充分发挥“拓荒牛”**神,积极投身警务创新工作,带队研发并攻克了“防盗门窗破拆突入技战术”重点实战攻坚项目。

从入门到懂行,郑晓飞常常废寝忘食地扎进实验对比、数据收集、经验总结等研发工作中,不断攻克难关,对技术的研究可谓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一次,他去朋友家做客,发现朋友家安装的是他没见过的全新锁体,一时竟忘了敲门,在门外驻足观察了好**,被小区保安误以为是小**,闹了个好大的乌龙。

为潜心研发更高效更切合实战的新战术,郑晓飞还自费考取了高级锁具修理工证等,主动利用空余时间赶赴各地,向京城“锁王”等相关领域的**英取经,深入企业了解相关技术原理和诀窍,甚至另辟蹊径从惯**身上寻找突破点。

郑晓飞等人独创的破拆突入“五步法”,推动了防盗门窗破拆突入技战术的日渐**进和成熟。迄今为止,永康市**巡特警大队在实战中累计破门260多樘,协助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680余名,破门成功率达100%;成功参与了60余起省内外重大专案的抓捕任务,通过远程实时视频技术指导,协助外省公安成功完成破拆抓捕任务30余次;同时组建专业教官团队,先后接待60余家兄弟单位的学习培训。

今年,永康公安以校警合作共建的方式,在五金技师学院新建了防盗门窗破拆突入技战术训练基地,先后被省公安厅授牌“全省公安特警破拆突入技战术研究中心”“全省公安民警实战化训练教学点”等。

从警近30年来,郑晓飞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2次,获评“全省优秀人民**”“金华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市公安机关十佳卫士”“金华市感动我的**人物”等荣誉称号。身为党员民警,郑晓飞从未忘入警初心。“因为热爱,所以执着。”他说。

【来源:浙江法制报】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来源:九派**

据**国《防务**》周刊网站报道,近日,**国空军用从一架运输机后部发射的一枚巡航导弹摧毁了位于墨西哥湾的一个目标,这是**空军“快速龙”计划首次进行实弹测试。“快速龙”项目旨在实现从运输机等非传统空中**上大规模投射防区外武器,提高作战灵活**。

KC-130J翼下挂载AGM-114“海尔法”导弹

“旧瓶装新酒”

托盘化武器系统在结构上并不复杂,就是把**确制导**、空对地导弹等防区外武器捆扎在模块化滚装托盘上,或者装入专门设计的模块化“部署箱”中(这种“部署箱”采用开放式金属框架结构,可展开以释放导弹)。至于数量可根据具体情况来定,既可以是单层捆扎,也可以是多层捆扎;同样,“部署箱”也能以单层或多层堆叠在托盘上。另外,托盘带有减速和空中稳定的降落伞。

作战时,地勤人员根据命令,将托盘化武器系统装在运输机的货舱内,然后运输机起飞向指定空域飞去。到达指定空域后,机组人员将机载通信系统接收的目标数据,传输给托盘化武器系统的每枚导弹。

接下来,运输机打开尾门,将托盘化武器系统投出去。随后,托盘化武器系统的降落伞张开,进行减速和稳定。**后,防区外武器从托盘化武器系统中依次被投放出去,根据装定的目标数据设定航线。如果需要导弹在飞行途中改变打击目标,可由F-35战斗机驾驶员使用卫星通信数据链,将目标数据传输到防区外武器,使防区外武器重新瞄准新目标。

据“快速龙”项目的主承**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介绍,托盘化武器系统一旦研发成功并进入**军服役,将使**军现有的各种

在战时轻松地转变为“**卡车”,显著提升**军进行大规模战争的能力。不仅如此,运输机在使用成本和维护费用上都要比战略轰**机少得多,因此具有极好的效费比。例如**国所装备的C-17A、C-130系列、C-27J、A-400M等运输机,都可以作为托盘化武器系统的搭载**。

不过,托盘化武器系统看似新颖,实际上只是“旧瓶装新酒”。早在越战时期,**军在就用C-130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投掷BLU-82/B“雏菊剪”巨型燃料空气**,这实际上就是早期托盘化武器系统的实战应用。

BLU-82/B捆扎在托盘上,由C-130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打开尾门进行投放,而且也是用降落伞进行减速和稳定。1970年3月22日,1架C-130运输机在老挝上空投掷了1枚BLU-82/B,这是首次实战。在1971年2~3月的“兰山719”(Lam Son 719)行动中,**军用C-130运输机、MC-130E特种战飞机总共空投了25枚BLU-82/B,目的除了在丛林中开辟直升机着陆场之外,还**括破坏物资仓库、车辆停放场、集结的大部队等。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军在5次**间行动中使用了BLU-82/B,均由MC-130P特种战飞机空投。**初的目的是清除伊军布设的地雷场,后面则是用来检验BLU-82/B**伤人员的效应以及心理战效应。

2001年阿富汗战争开始后,**军用MC-130H特种战飞机空投BLU-82/B,打击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的物资基地、训练营地,以及破坏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藏身的地道系统、洞穴等目标,另外也用于清除雷场。

而用托盘捆扎普通航弹或制导航弹,形成托盘式弹药系统,然后用C-17A大型运输机进行远程空运,在近些年的**国空军中更是司空见惯的事。

由此可见,“快速龙”项目实际上是将**军过往的经验进行总结之后提出的增强版本,比如托盘上捆扎的武器由**变为更**确的防区外武器,采用了全新设计的“部署箱”等,所以严格来说算不上令人惊艳的创新之举。

应急之举

**军对非传统空中**进行武装化,除了上面讲到的计划将托盘化武器系统应用到运输机外,还有很多其他例子,**著名的莫过于以C-130运输机为**改装的AC-130系列炮艇机,从越战时期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发展,而且在多次局部战争中进行应用。

AC-130系列炮艇机火力强大。其固定武器为1门105毫米榴弹炮、1门30毫米航炮或40毫米自动炮,可加装的武器还有M61型“火神”6管20毫米航炮、7.62毫米多管机**等。**新的AC-130J炮艇机以C-130J运输机为**,装有1门105毫米榴弹炮、1门30毫米航炮,还能使用“格里芬”导弹、“海尔法”导弹、“蝰蛇打击”制导**、GBU-39小直径**等。

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国海军陆战队用KC-130J空中加油机作为“海尔法”或“格里芬”导弹的发射**,就是在KC-130J的机翼下采用复式挂架来挂载“海尔法”或“格里芬”导弹。

事实上,**军还不是将非传统空中**进行武装化的鼻祖,真正的鼻祖是智利空军。1931年,智利海军发动了叛变。为了镇压叛变,智利空军动用了2架福特三发民用运输机来执行轰**任务,机组人员通过飞机盥洗室地板上的洞来投掷**。

1932年,哥伦比亚和秘鲁两国因亚马孙争议领土发生冲突。哥伦比亚空军从SCADTA航空公司征用了2架容克斯F13浮筒式水上飞机,在地板上切出了**投放口来执行轰**任务。

二战时期,英国、德国、意大利、苏联空军也都曾用运输机挂上**,作为轰**机使用。

二战后,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同样使用过运输机来投掷**,其中巴基斯坦在第二次印巴战争中用改装的数架C-130运输机去投弹轰**印军,每架C-130可以携带8吨**,在**色掩护下出击,给印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效果有限

总的来看,大多数将非传统安全**武装化的行为,都是为了解决作战飞机不够用的问题。而**军之前将C-130系列运输机及其衍生飞机武装化,主要是为了更适应中低烈度作战需要。但是**军现在提出的“快速龙”项目,又回到了与其他空军之前做法相似的思想,即现役作战飞机不能完全满足未来高强度战争的需求,所以将运输机作为投射防区外武器的**,填补作战飞机不足的缺口。

那么,“快速龙”项目真的能够像**军说的显著提升打击能力吗?其实未必。不可否认,用运输机作为托盘化武器系统的**,的确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变相增加**军的空中作战**数量,增强**军进行防区外打击的能力,而且成本也比较低。但是在实战中,运输机如果承担轰**机的任务,条件要求太高,很难像设想的那样去进行应用。

运输机目标明显、机动**差,要想从容投射武器,要么已经掌握制空权,要么只能投射那些射程非常远的防区外武器。但是在高强度战争中,**军并没有把握完全掌握制空权,特别是整个战区的制空权;而射程极远的巡航导弹对**军来说不仅昂贵,且数量有限,无法像普通**那样大批量使用,无法满足大规模高强度战争的要求。

此外,用运输机去投射托盘化武器系统,势必导致相当数量的运输机去承担非运输任务,但在大规模高强度战争中,空运任务非常繁重。如果空运能力受到较大削弱,那么整体作战能力也会明显下降。所以,对**军而言,利用“快速龙”项目忽悠一下国会的“钱袋子”还可以,至于以此真正提升应对大规模高强度战争的能力,估计他们自己也不相信。

上一篇:授衔!见证这场新兵的军旅“成人礼”[组图]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上海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