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2018年中国艺术大奖年度盛典隆重揭晓13项艺术大奖获奖者

时间:2018-04-16 15:32:00 来源:网络

 前卫艺术是时代的徽章,是个体可以重塑精神,认识世界的一条简单而可靠的途径。究竟哪些人物最能代表2018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形象?看当代国际最具最富代表性奖项CAA中国艺术大奖给出的回答。2018年“CAA中国艺术大奖评选出十三位艺术家|机构,这里面有以《最后的晚餐》以1.8044亿港元,刷新亚洲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的曾梵志,有在国际上以“火药艺术”闻名,享有盛誉的蔡国强,有以“一亿个机器人”和“宇宙艺术”开辟崭新艺术视野在欧美广受关注的戴帆,有生于70年代扭转审美趣味的孙原+彭禹,也有被批评家称为创作了中国最好的行为艺术作品的葛宇路;还有一些是我们一直非常关注的艺术家如华韡华,2013年,他用苍蝇袭击安迪·沃霍尔引起巨大轰动效应,2017年他在成功创作完作品“神话”以后定居纽约开始新的艺术征途。对于公众来说,十三位艺术家|机构代表着一种极富生命活力的力量,他们的视野和作品打破了我们陈腐意识形态的藩篱,让我们真正面对不可能的真。在这个意义上,十三位艺术家犹如星辰之光,意味着“散发光芒的人”,为我们显现了不同的各种可能性方向,或许这正是CAA中国艺术大奖所要传达的意义和前卫艺术的实质:人类精神世界与意识形态的革命。
 
  2018年CAA中国艺术大奖于3月13日公布了13名获奖者|机构:
 
  艺术颠覆者大奖:华韡华
 
  年度最佳艺术家奖:戴帆
 
  年度中国新晋艺术家:王挣扎
 
  积极变革奖:蔡国强
 
  前卫艺术贡献奖:孙原+彭禹
 
  年度最佳年轻艺术家奖:葛宇路
 
  年度最佳策展人奖:侯瀚如
 
  年度当代艺术最佳评论奖:朱青生
 
  特别表彰奖:栗宪庭
 
  年度艺术商业领袖:曾梵志
 
  年度最佳展览:“你好——李勇政个展”|成都当代美术馆
 
  年度最佳美术馆:红砖美术馆
 
  年度最佳画廊:常青画廊
\
  CAA中国艺术大奖颁奖前言:
 
  我们正处在的当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一个科技的世纪?一个经济的时代?一个娱乐的世纪?一个自由的时代?一个欢乐的时代?艺术如何回应这个时代,CAA中国艺术大奖选择在3月13日公布了13名获奖者颇有深意。数字13在中国是一个吉祥、高贵的数字:佛教里的13是大吉数,佛教传入中国宗派为十三宗,代表功德圆满,13乃帝王之数,是皇帝的独享,皇帝腰带的玉枚制式的,十三枚,13是中国的数字帝王,象征的是一种权利,一种帝王的权利。西方人对13的忌讳源于两种传说:《最后的晚餐》戏剧性的支撑点不在《圣经》中的圣餐仪式,也不是叛徒犹大的身份,而是在众人听到耶稣说出“你们其中有一个人背叛了我”之后那种瞬间骚动的情景——众门徒表露出悲痛、质疑、愤怒的神情和姿态,画面就像电影中的一幕,十二门徒的形态被细分为四组,形成了一个局部穿插变化,但又相互统一的整体。在圣经中也涉及到不吉利数字13,背叛耶稣的传道者犹大是最后的晚餐中的第13个客人。同时,在古罗马,传说中聚集了12组巫婆,而第13个被认为是恶魔。因此“13”成了西方文化最为忌讳的数字。撒旦数字是13。传说耶稣受害前和弟子们共进了一次晚餐。参加晚餐的第13个人是耶稣的弟子犹大。就是这个犹大为了30块银元,把耶稣出卖给犹太教当局,致使耶稣受尽折磨。参加最后晚餐的是13个人,晚餐的日期恰逢13日,“13”给耶稣带来苦难和不幸。从此,“13”被认为是不幸的象征。“13”是背叛和出卖的同义词。如果艺术家——“背叛和出卖的代言人”不是谴责的对象,艺术家就不能认识自己、永远热爱自己。艺术家在一种"不健康"的好奇心指引下所走上的道路,却通向我们的真理。这条路肯定是恶之路。这不是指的以强凌弱的恶,相反地,这是违背自身利益的恶,是渴望自由所要求的恶。只有抓住瞬间才是艺术。艺术是自由的、无组织的,并且“不能承担建立集体秩序的任务”,它只能像违反道德法规一样,成为一种危险。而审美的第一要求是自由。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的历程也是恶的美学历程,浪漫主义以来,恶就是一个吸引人满怀兴趣地进行艺术渲染,并得到无数人同情的客体。在浪漫主义的作品中,充斥着魔鬼和吸血鬼、幽灵和重生者、谋杀者和疯子、玩世不恭者和撒旦式的人物、着魔的人和蛊惑人心者。犯罪、暴力和亵渎神明、打破戒律、疯狂和黑弥撒都是浪漫主义到当代艺术经常采用的主题。艺术和艺术家本身是不合时宜的,把这个时代有权引以为傲的东西,即它的历史文化,理解为一种弊端、无能和缺陷。那些真正的当代的人,那些真正地属于时代的人,是那些既不合时代要求也不适应时代要求的人。这13个艺术家/机构的作品和展览构成了当代艺术的《最后的晚餐》,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不合宜的。但恰恰是因为这种条件,恰恰是通过这种断裂和时代错误,他们能够比其他人更好地感知和理解自身的时代。当代的人必须坚守他对自身时代的凝视。但审视时代的人到底看到了什么?当代的人是一个坚守他对自身时代之凝视的人,他坚守这种凝视不是为了察觉时代的光明,而是为了察觉时代的黑暗。
 
  艺术不是一种对自我的认识,更不是对某种遥远的可能性(对之前不存在的事物)的经验,它仅仅是通过表达,对那些无法企及的可能性的召唤。或许,唯有极端性才能让人获得真相。恶尖锐形式的恶是艺术的表现;恶具有最高价值。但这一概念并不否定伦理道德,它要求的是"高超的道德"。”显然,艺术之所谓“恶”,与道德意义上的恶是不同的。由于禁忌不可捉摸,暂时违反也就更加自由。艺术的行动属于超道德范畴,而不属于道德范畴。艺术家应站在超越当下道德规范的角度,去审视和挑战不适应人性要求的善恶的规定性,打破那些为权力而存在的畸形道德观。对那些经历当代性的人而言,所有的时代都是晦暗的。黑暗表达了一种活动或一种独特的能力。在我们的情形里,这种能力等于对时代之光明的中和;中和是为了发现时代的晦暗,其特殊的黑暗——黑暗是可以与光明相分离的。严格的道德来自对恶的认识,这一认识奠定了密切交流的基础。在没有道德规范前,那种混乱和沦丧都可以视为恶。没有“对恶的认识”,便没有建立道德规范的冲动。从这个意义说,所谓的“恶”源于一种反叛,也即恶对善的反叛。他认为,现实世界的原则不是真正的理智,而是理智与专断的结合。也就是说,恶与善的关系在秩序和规范面前是绝对的,而在生命和人性面前则是相对的。而人必然会反对自己。为什么我们应该怀着极大的兴趣去觉察时代显现出的晦暗?黑暗难道不正是某种在根本上难以理解的无名经验吗,难道不正是某种从不指向我们、从不关注我们的东西吗?恰恰相反,当代的人把时代的黑暗当作某种关注他的东西,当作某种从不停止吸引他的东西。黑暗是某种比光明更直接地、更独一地转向他的东西。当代的人就是那些眼睛被自身时代的黑暗光波击中的人。作品揭示了一种非道德艺术的秘密,在这个秘密里,恶的美学在其价值的彼岸渐渐浮现。通过这种方式,美的另一种历史从人类文化、现代派的阴暗面被讲述出来。
 
  作为国际艺术界值得期待的看点,“CAA中国艺术大奖”作为一个展示全球范围内中国顶尖艺术家的平台,包括一年一届的奖项评选,以及持续进行的研究和教育计划,致力于推动艺术实践与批判性思考,将近一步发掘全球范围内正在涌现的杰出中国艺术家,致力于探索和展现当代艺术所面临的多项挑战,从而激活更多的话题和语境。CAA中国艺术大奖的艺术家,它们的作品思想象大地震的震波一样掀翻一切既成的观念,用自己坚定的艺术立场捍卫了自由的尊严——严肃、大声、抗争与独创。现实是荒谬的,精神却要保持清醒。艺术思考就是对表象的质疑,对表象的本质、组织构造、终极目的及意义的探寻。前卫艺术沉淀出的最为纯粹的,来源于母体的解放欲望,它使人有机会与途径去活得真实,有勇气去唾弃这世上肮脏的一切,去颠覆阻拦人类获得自由的所有圈套,包括传统、规则、习惯、纪律等一切禁锢人的事物。“自我”是唯一最高的实在,是万事万物的核心和主宰,自我创造一切,在自我之外,一切都不存在,因此,我只能关心我自己,人都是利己主义者。全部人类历史,就是人为了肯定自己是“唯一自我”而进行斗争的历史。
 
  艺术对世界的拷问和重塑,也就是在创造新的世界,即把可感物象的序列假定为指向智性本质的符号。在知识具有的意义的世界之内,世界是可知的;不过世界还可以以别的方式被诠释,它背后存在的不是意义,而是无法胜数的意义——前卫艺术提供了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去观看和感知。艺术家的方法语言与观念这一能够产生艺术的权力,并非在以造物主造物的方式创造,也不是用力量强行将形式赋予他物,而是用想象——使不可见之物变得可见的权力,使虚空放射出光芒的权力,前卫艺术家意味着“散发光芒的人”,“光明的神”。当代的境遇里,文化的功能日益苍白无力,它被蒙蔽、被隐瞒、被毁坏、被利用,前卫艺术是一种战斗工具,它不是供你把玩,它让你去战斗。艺术家的出路只有一条而且必须让自己冒险。艺术家渴望做一名圣徒、一个叛逆者、一个神秘主义者。占据上帝的位置,从而获得最高的声望。艺术的底线绝不是个性、良心与道德,艺术的底线甚至绝不是美学,说艺术的底线就是创造,不如更准确的说,艺术的底线就是对自由和权力的捍卫和攻取。我们看艺术,做艺术是为了什么?是想让失望转化为新希望,而不是绝望;让颓废转化为生气,而不是自暴自弃;让禁锢转化为创造,而不是囚禁。让愤怒作灵魂升腾的兴奋剂。前卫艺术一定是不妥协。
 
  反叛与颠覆是前卫艺术的标识符,在这个基础上前卫艺术引申出对一切既成事物(甚至包括他们自身)的破坏与否定,这种似显极端,扭曲的思维实际上早已各种或被隐藏,或被忽视,或被误解,或被淡化的文化形式在人类的历史中出现过。普通人的精神世界由一些他毫不怀疑地接受下来且坚信不疑的信仰组成。对于任何会打乱这个熟悉的世界的既定秩序的东西,他都本能地敌视。一种与他所持的某些信仰不相容的新观念,意味着需要重新调整他的思想;而之一过程是很费力的,需要耗费脑力,令人麻烦。产生敌视新观念的保守精神的心理动机,由于社会中某些既得利益的强烈反对二增强了,诸如一个阶级一个等级、或一个商业集团,他们的利益是与维护既定秩序和既定秩序赖以建立的观念结合在一起的。
 
  前卫艺术将你唤醒,你甚至开始想象自己可以干任何事,而不是在一家工厂里默默无闻地了此一生。前卫艺术在追寻和吸引那些可以与之有思想交流而不致其死亡的同道,其所带来的解放如火如荼地滋生在世界上每一个生活着渴望获得人性自由的年轻人的角落。观众们或许还是无法确定他们的作品是不是艺术。高贵的生命并非是支配性的,压迫性的,野心勃勃的,如同暴君似的生活,高贵生命的权力,不应当被混同于社会、政治或军事权力,因为这些权力都不属于生命本身,而属于体制机构中某个个体所占据的角色。然而,伟大艺术家的高贵本性在与它与众不同,在于他是无法言传的,在于伟人与凡人层阶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而不是因为它能达成什么效果——即便伟人能令世界震颤。因此,一个人高贵与否,不是看他借由体制结构能够有多大的权力控制他人、组织甚或历史,而是看他是否拥有塑造一种人之类型的力量,是否拥有他自身尊严的力量,还有他的独特性,他与众不同之处,即他是否拥有让自己的生命杰出的力量。绝对拥有自身,他是他自己的立法者,他是自给自足的,是超道德的,为每一件事创造出一种崭新的应对方法,用这力量跨入每一个领域,就好像一切都是出乎意料的,都充满了应许、梦想与惊喜。终究还有多少新奇的理想是可能存在的,永恒不是延伸状的,不是去容忍一种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凝滞时刻,不是无穷无尽的线形绵延;永恒是对当下时刻的无穷化,它与密度相关——深邃的、深邃的永恒。每位艺术家的提案都是独一无二的,展现出他们对欣欣向荣的中国和世界当代艺术的贡献是何其的新鲜、切实和重要,通过每位艺术家代表性的作品,观众们可以由此发现艺术家们所标记的当代艺术发展的潜力与新动向,全面迎对不可预见的形式、体验与意义。
 
  2018年CAA中国艺术大奖的13名获奖者|机构:
 
  1.艺术颠覆者大奖:华韡华
 
  华韡华:“我平常的工作流程和程序花四个小时算彩票。星期二,星期四,星期天下午花四个小时算彩票,八点钟之前买完彩票。我是拿电脑算的,我的电脑都有一个屏幕录像。在美术馆展览,看感觉,有可能花两百块钱买一百张彩票,有可能花两千块钱买一千张彩票。就在当天晚上,包括具体的数据。可以用投影的方式展示过程,以及最终将我买彩票的结果呈现出来。因为这个事儿不算是个作品,像是一个我的生活。但是这还是一个有理想的生活。”
 
  华韡华的作品“神话”:华韡华用了三年时间买彩票在2017年12月中了500万,用一个真人的脸来印证这个彩票的真实性,因为从有彩票开始到今天中大奖的人,没一个敢露脸的。
 
  华韡华“神话”创作过程介绍:几年前,华韡华发现在中国有一个群体在共同的做一件事儿,这个群体的数量庞大到什么程度呢?有4.61亿彩民,买彩票的。这其中有2.17亿是固定彩民,几乎每天必买。另外还有700万网络彩民。网络彩民的消费力量非常巨大,而且这700万的网络彩民对科技网络技术的运用非常娴熟,华韡华仔细研究了一下中国的彩票,发现中国销售量最大的彩票就是福利彩票。中国有几十家网络彩票的门户网站,而且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是中国彩票报,单期比人民日报还发得多。关键是它固定的人数在那,4.61亿,固定的实体店的彩民啊,这不算那700万的网络彩民。后来我往下研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中国从1987年开始到2014年中国销售福利彩票一共发行了多少呢?一共卖了一万一千七百零一亿(来源于网络数据),双色球一等奖中了9.5个亿左右。这个奖金下去,结果没有一个人公开登台露脸领奖的。中国福利彩票,因为这个原因在中国所有的底层民众里头的质疑声音是非常大的。觉得是,因为中国福利彩票极其需要一个人来公开露脸来证实这个事情是真实的。用一个真人的脸来印证这个彩票的真实性。华韡华通过各种其他的方法来中这个彩票,华韡华中了的话,华韡华不需要广告费,华韡华不带面具去领奖,就会上各大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极有可能上中央电视台。这个事情华韡华就是要先认证它的可行性。华韡华在网上找了九家大型的彩票门户网站,它的每个门户网站里的彩票频道都有相对应的十个专家,每天进行一个号码推荐。任何一个专家,只要它的门户网站存在它就一定有观众。一定会有观众相信他,一定有观众照着他的号去买的。华韡华统计了九家门户网站上所谓的专家推荐数字,把它进行统计,然后他们推荐了我就不买。因为从有彩票开始到今天中大奖的人,没一个敢露脸的,华韡华一等奖,华韡华做了那个第一个吃螃蟹露脸的人,华韡华做这个事情是要把华韡华的名声,在中国,通过最基层的民众把华韡华的名声扩展到起码3-5个亿。中国传统的概念是财不外露。第二个呢,你是瞬间发的财,是暴富,中国人都鄙视暴发户但都想成为暴发户。五百万在底层买彩票的人心里头这是大钱,有了这个钱它很可能改变整个家族的短时间的生活质量。可能中国所谓的福利彩票根本就是一个虚假的,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的概念是三三加十六,把这些号,所有的号买完的话呢是一千七百七十二万零一千八十八注,等于说是三千五百万多一点点。把这些号全部买完就可以中一个五百万的奖,然后中15注二等奖,中162注三等奖。是这样推下来的。那么这个概念,只要把这个号全部卖完了,它是一定会有的。而且中国福利彩票现在每期的销售额都在3.5个亿左右,等于说把所有的号全部卖了十遍。理论上它每期应该出十个左右的一等奖。但事实上远远低于这个数字。这么多年统计下来平均四五个,就是说还是有可能。
 
  华韡华:“我买彩票方法论上的一个问题。很多人是专家推荐的号,他就买这个号,而我买的都是专家认为要杀的号。我统计哪个号被杀得最多,把这些号统计起来,然后再在电脑上算。这样的话,有可能接近中国彩票中心大的数据。这个数据它可能是1平米的面积,但我可能算下来会是0.1平方厘米,是会给它靠得很近的。但是这还是有机会的。而且中国普通的彩民对彩票有个误区,误区在哪,它认为你这个是假的。如果中国彩票它每期的销售数据,每期的中奖额是能分析得出来的话,三千五百万的彩票平均放下去的奖金是多少呢?一千万将近,就是说还有两千五百万是运行费以及国家抽走的资金,只有一千万是拿来中奖的。这个奖是非常严格清楚的。只是普通人不知道,认为这个彩票没中,是假的,不是。中国福利彩票八点关机九点半开奖,这一个半的小时,国家彩票数据中心说是在数据统计,普通的彩民认为它是在搞鬼。但这并不影响彩票的真实性,只是普通民众的期望值太高。”
 
  2.年度最佳艺术家奖:戴帆
 
  戴帆:“我的工作尽可能的去照亮那些卑微的事物、被社会排斥的事物、沉默的事物、肮脏的事物、匿名的事物——“Nothing”、声名狼藉的事物与被废价值的场地,我捍卫他们发声的权利,我鼓励我们站在那些极其微小,甚至没有名字或无法描述的事件和人物的那一边,重新调整我们对这些事件、对这些人物的感知方式。”
 
  戴帆的作品让观众感觉到另一个星球上的空气。
 
  戴帆把遥远未来中必然发生的事件视为当下之事,并用这种态度去期盼它的来临。戴帆将他的实践不认为所建构的是一件“作品”,而是一段航程,一个工地,他认为自然界与社会必须经历艺术的魔法——借此开启并产生概念、定义新的问题性模式。戴帆的每一次创作都是惊世骇俗。2017年戴帆在欧洲创作的“用超声波召集鲨鱼”事件行动有着:劫难、恐惧、科技暴动、萨满。海面鲨鱼的穿行如同末日的宣言与地狱般的画面,扰乱观者的思维,不在既定的艺术领域内探讨,利用海洋、鲨鱼、难民船、超声波装置出一个不具装置化的戏剧原型,艺术的安定性被瓦解,道德被嘲弄,而人的轨迹与鲨鱼的轨迹构成了一个游牧因应环境的巢穴,艺术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在面对日常与道德准则时,将以新思维与新行动将事件悬置、突变、爆裂。
 
  戴帆的“一亿个机器人”爆裂,有气魄,唯美,科技的诡异感十足,像洪水猛兽,令人感到惊奇和恐惧,有极强的杀伤力……让你觉得因为观看他的作品而产生变化,是他改变了你认识世界的观念。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宇宙宣言”——涵盖超未来主义,以探索人工智能、基因组学、人体技术、太空科技、神经科技、宇宙空间、生物纳米科技、机器人和生物科技一系列21世纪先端艺术语言新的艺术流派的领袖及“机器人”艺术的开创者。戴帆创造性的突破,将恐怖的宇宙观念与人工智能机器人观念引入当代艺术的结构中。他指出,我们不能再像后现代主义那样,用那种极度碎片化和个体化的感受来理解存在,理解光明,相反,在庞大的穹宇中,我们需要用一种超越我们感受之外的能力来涉足一些从未涉足的光。戴帆的作品涉及到一种非人的宇宙论,一个完全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个没有光亮、没有希望、甚至没有信仰的非人的外部。在那个超自然神秘的外部最重要的是,未来出现的智能将继续代表人类文明——人机文明。换句话说,未来的计算机便是人类——即便他们是非生物的。“谁是人类的继承者?回答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继承者,机器具有或将具有生命。在将来的某一天,人类与机器的关系就如同现今动物与人的关系。
 
  3.年度中国新晋艺术家:王挣扎
 
  王挣扎:“Pink意味着女性化的、少女心的、同性恋的、愉悦的、享乐的、情欲的、刺痛的、刺眼的、不和谐的、神经质的、左倾的,”“国家”介绍中这样说道。所以除了粉红色调主导的审美倾向之外,它更重要的特质是突出“Pink”一词所代表的敏感神经。“只要是一个敏感和浪漫的艺术家,他就一定会或多或少创作出很情绪化的、偏女性特质的作品……”
 
  艺术家王挣建立了一个粉红崇拜的“平克共和国”,自己担任“国王”。她希望最终能找到一块“国土”,建成一个到处都是Pinky艺术品的乌托邦。“平克共和国”是王挣将一批“Pink崇拜者”聚集在一起的理想化组织,一个追求怪诞的艺术团体,也是个实验性的艺术项目。但王挣并不满足让它只存在于头脑或网络空间中,她希望跨越虚拟的边界,尝试一下将灼热的粉红色液体泼洒到冷淡的灰色现实中造成的化学效果。“平克共和国”是一个“粉红色的乌托邦”,目前拥有不到100名“国家公民”。将近60页的“国家手册”中,详细记录了从“共和国起源”、“国家代码”、到“军事国防”等全面的“国家信息”。虽然在可见的各种资料中能够找到一些相互矛盾之处,但这个这个乌托邦“国家”并非一个纯碎的幻想产物,创立者王挣正计划着在地球上(?)为它寻找一片真实的粉红色“国土”。
 
  4.积极变革奖:蔡国强
 
  蔡国强:我的艺术里面有一种草根的力量,这跟我个人的好奇、童心、表现艺术的态度,这些东西都成为普通民众能够共鸣的。放在不同的文化的世界,在多哈,在乌克兰,在巴西,在美国,在欧洲,反正人们很容易跟我的作品发生对话和思考。”
 
  1917年十月革命百年之际,《蔡国强:十月》于2017年9月13日在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开幕,蔡国强无与伦比的爆破计划和火药绘画,充满鲜活能量,成为独特醒目的标志,让博物馆变身一座巨大装置。蔡国强善于思考生命、人类关系与社会,以及艺术家在社会中的责任。在一个个复杂的历史时刻,他想办法帮助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受害者,也和埃及平民窟的孩子们一起手作风筝……此次展览是对大规模历史动乱时普通民众命运的反思。它并非仅仅回顾历史事件,而是讲述那些渡过历史灾难的人们;这个展览关乎的是我们的梦想与希望。我们将展览构想为当代艺术与学术性博物馆的古典建筑之间的对话、作品与它们的创作历史之间的对话,更是历史事件与今日希冀之间的对话。
 
  5.前卫艺术贡献奖:孙原+彭禹
 
  孙原+彭禹:“其实是因为我们这一批人做了这样的作品,艺术才有了今天的面貌,而不是我们超前地预判了新的艺术趋势。”
 
  孙原+彭禹不追随当时的艺术主流而特立独行,屡屡以不同媒介与表现手法来挑战主流艺术。他们的作品像一把锋利的剑,戳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直达观者内心,作品同时也混杂着欲望的冲动,表现形式颠覆传统。他们以具有争议性的极端创作挑战着艺术界的道德标准。他们的作品通常体现了对于生命与死亡,以及人类生存状态的矛盾性的思考。持续地透露出了他们对作品材料的敏感以及对新艺术语言形式的思考,这也是今天我们所见的优秀当代艺术作品的共性。
 
  6.年度最佳年轻艺术家奖:葛宇路
 
  葛宇路:“葛宇路为道路命名的想法最早起源于一次短期美术史课程。“我开始思考名字和我个人的关系,以及私人符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某种趣味性。大家通常会选择隐匿掉自己的名字,我决定反其道而行之。”

朽木死灰剜肉成疮阴谋诡计黄风雾罩途途是道戳心灌髓敢怨而不敢言风流冤孽炎黄子孙未卜先知残编断简天高皇帝远诎寸信尺四海他人扫榻以待三言讹虎至死不悟评头品足求马于唐肆后悔莫及